首頁  >  攻略  >  四川旅游攻略  >  甘孜州攻略  >  稻城亞丁攻略  >  稻城亞丁,我墜入地獄,只為去天堂遇見你!

稻城亞丁,我墜入地獄,只為去天堂遇見你!

更新時間:2018-09-04 小編:翱游客 0 7129
心向往之三年前朋友對我講:如果天堂真的存在,那它一定是稻城亞丁的模樣; 如果一個人一生至少要去一次圣地,那么一定去亞丁; 如果高原湖泊是地球的眼淚,那么牛奶海一定是墜入人間的碧藍深淵; 如果你現在不去,或許將來你就走不動了。馬達,...

心向往之

三年前朋友對我講:

如果天堂真的存在,那它一定是稻城亞丁的模樣; 如果一個人一生至少要去一次圣地,那么一定去亞丁; 如果高原湖泊是地球的眼淚,那么牛奶海一定是墜入人間的碧藍深淵; 如果你現在不去,或許將來你就走不動了。

馬達,講真,我沒聽懂他說的“墜入人間的碧藍深淵”倒底是什么鬼,但確實被他拍攝的照片勾引了……這一勾引,將近三年,也就是說,我暗戀了亞丁整整三個春秋。

只是,我猜中了開頭,卻猜不中這結局……如果老天能再給我一次機會的話,我會對自己說:不要去!如果非要給個理由的話,那就是——亞丁既是天堂,也是地獄!

  • 行必能至

時隔三年,終于下定決心去一趟稻城。

上網一搜索,整個人都方了:成都距離稻城亞丁800多里,開車不休不眠約摸14個小時……對我這個不會開車的老司機來講,太高難了吧?不管了不管了,一定要去,不論用什么樣的方式。

  • 路上即世界

第一天:成都—雅安—天全—瀘定—康定—新都橋

第二天:新都橋—雅江—理塘—稻城

第三天:稻城—亞丁

第四天:亞丁

第五天:亞丁—新都橋—康定

第六天:康定—瀘定—天全—雅安—成都

折多:從成都出發后一路向西,翻過二郎山,經過瀘定橋,終于來到了川藏線上第一個需要翻越的高山埡口——折多山。折多山最高峰海拔4962米,埡口海拔4298米,有“康巴第一關”之稱。“折多”在藏語中就是彎曲的意思,這里的盤山公路確實九曲十八彎,來回盤繞就象"多"字一樣,拐了一個彎兒又一個彎兒,難怪當地人有句話叫:“嚇死人的二郎山,翻死人的折多山”。

新都橋,攝影愛好者的天堂

第二日中午在甲洼鄉吃飯休息,飯后閑逛時無意中闖進了山坡上被楊樹簇擁的向陽寺,紅色的院墻、金黃的樹葉……這在我們的行程上是沒有的,在這之前我也不知道有一座這樣的寺廟,也許,這就是佛緣咯。

位置:理塘縣甲洼鄉國道227旁

下午四點過到達理塘與稻城兩縣之間的海子山,這里的小海子共有1145個……齊秦在《一面湖水》里唱著:他們說,高山上的湖水,是淌在地球表面上的一顆眼淚……這得有多少愛恨眼淚才能聚集成如今的海子山?

這里,有人喜其“蠻荒”,有人厭其“蒼涼”。不管怎樣,海子山有它獨特的魅力,值得駐足。

  • 朝圣之路

秋天是亞丁最好的季節,國慶后依然有很多人前來朝圣。是的,朝圣。若不是極度的熱愛,若不是虔誠的向往,誰會來到這里接受體力與意志力的雙重考驗?

從亞丁香格里拉鎮的景區服務中心乘坐觀光車經過亞丁村、龍同壩后到達扎灌崩。此時已是中午十二點了,看了看時間,再看了看地圖,今日注定去不了向往已久的牛奶海了,那就選條短線吧,先去卓瑪拉措(珍珠海),牛奶海留著明日二次進山。

沖古草甸是由草地、森林、小溪和嘛呢堆組成的天然盆景,在這里能一睹仙乃日與夏洛多吉兩座神山的風采。同時這里也是是到沖古寺、仙乃日腳下和到圣水門、絡絨牛場的必經之地。

沖古寺位于仙乃日雪峰腳下,猶如天堂之門,守護著神圣的香巴拉王國。這里是觀賞三座神山的必經之地,也是當地轉山的出發地。(據說沖古的意思就是“填湖造寺”)

沖古寺建寺年代無從考察,寺院毀壞嚴重,一片殘垣斷壁,路上遇到幾位修建寺廟的工人正在午休,他們說“修建即修行”~

卓瑪拉措(珍珠海)距離沖古寺僅1.5公里,以為半個小時就可以走到……不得不說我還是太年輕,太天真……海拔由3900攀升至4000,這短短的1.5公里走得好辛苦……一走一歇反倒讓我看到了平常不太關注的事物,比如,這樣的松針竟然是一朵一朵,一簇一簇的……

穿過長長的松針林后,終于見到了亞丁的北峰——仙乃日峰的全貌

仙乃日的峰名意為“觀世間菩薩“,是亞丁三大高峰之首,海拔6032米。被中國人封為神的洛克曾說這座神峰的外形尤如一個巨大的寶座,很象藏族神話中天神的椅子。仔仔細細的看了幾遍,好像確實有一點象呢。

一路走走停停,穿過松針林,走過長廊

終于來到了卓瑪拉措(珍珠海),這里的湖水由仙乃日的融雪形成,用手探了一下水,冷徹心骨啊,瞬間凍手凍腳四肢僵硬……

卓瑪拉措是“仙乃日峰”的最佳觀賞點,但我們在途中用的時間太長太久了,到達時太陽已開始隱退,留給我們的還有那么一束細細的光。

如果“仙乃日“如洛克所描述的神靈的座椅,那么卓瑪拉措就是鑲嵌在神靈座椅上的一顆寶石(啊噠~好矯情)。這里三面都被濃密的灌木與松針林圍繞,終于有點與世隔絕的意思了。

從卓瑪拉措出來后走走停停,天色越來越暗,山風越來越緊,溫度也越來越低。原想等著看“夏洛多吉峰”最后的“日照金山”,很不幸,走了那么長的路,出了很多的汗,風一吹……我感冒了,不得不下山。都說在高原感冒是非常危險的一件事,我卻仗著自己曾在4600米的雪山打雪仗依然各種歡脫健在,根本沒把這事放在心上。所以,第二天我開始了真正的地獄之行。

  • 行至崩潰

由于前一天進入亞丁的時間太晚導致行程太短,于是第二天五點起床早早從酒店出發,到達扎灌崩時已是早晨六點。

沒有陽光,沒有一絲絲的暖意,只有風、潮濕、陰冷。我的感冒還沒有好,頭痛,流鼻涕……為了減輕痛苦,我不僅戴了一頂帽,還將沖鋒衣的帽子也戴上了,但是遠遠不夠,又用圍巾將頭與臉部包裹起來,只露出了兩只小眼睛。

這下萬無一失了吧?噢漏!懸浮在空氣中的以及我呼出的水霧……很快將我的圍巾打濕,貼在臉上一會兒冰冷一會兒熱乎……頭痛加劇了。

“我為牛奶海而來,一定要堅持到終點,只要太陽出來了,一切都會好起來的。”從扎灌崩到洛絨牛場的路上,一直為自己加油打氣。當時的我并不知道,前面不僅有央邁勇神峰與牛奶海,更有一場體力和意志力的考驗等著我。

終于到達洛絨牛場,終于見到了遠處的央邁勇神峰,也看到了陽光。面對此情此景,我沒法像同行的小伙伴一樣歡呼,也無力驚嘆。只是在心里默默的祈求,太陽啊,溫暖我吧,神山啊,庇佑我吧。

從洛絨牛場前往牛奶海有兩種方式,要嘛徒步,要嘛騎馬。我竟然選擇了徒步,天真的以為走著動著就會暖和,而坐在馬背上暖和的可能只是馬兒不是我……

一路上默不作聲,穿過了草場與森林,路過了林間小溪與高山小瀑布,頭痛并沒有減輕的意思,隨著海拔的攀升,身體不適感越來越強,太陽穴撲撲的跳著,感覺腦花已經散開了,能聽見心跳的撲咚聲,每踏出一步都像往地獄下墜了一米。

這時我已經和小伙伴拉開了距離看不見他們了。于是開始思考……天啦,動腦想一下頭都會痛啊,倒底怎么辦?去吧,怕體力不支;不去呢,就此下山又不甘心。

停留了片刻,不敢坐著,怕坐下就起不來。喝了半瓶水,吃了兩顆巧克力,吸了幾口氧。嗯,好像好一些了,繼續走吧,也許這個地方今生只來這一次。

趟過了雪山融化的冰水路面后,終于追上了同伴

看見“時間有淚”屁股上的兩根白色小尾巴時我激動的快要不會說話了,因為,他身上還有兩罐氧氣,同行的沐姑娘兜兜里有好多糖……

  • 終見天堂

鼻血有點止不住的意思了,只能用紙團塞住鼻孔。用嘴呼吸,終于嘴唇裂開了,像干涸了一百年的土地表層。我再一次懷疑自己的決定,再一次思索是繼續還是就此為止。

而這時,央邁勇神山終于近距離出現在我眼前,若不是強忍著,我可能會落淚的。

那是種很復雜的情緒,是經歷過體力與意志力雙重崩潰之后的顫動,不是感動,不是激動,就是顫動啊,跟平常的心跳以及曾經歷過的所有心情是不一樣的。這里面有感動,有激動,有喜悅,還有對神山的敬畏。

現在回想起來,不知道當時究竟是什么力量支撐著我一直往前走。是神明的召喚?還是內心的虔誠?

央邁勇真的好美,她潔白無瑕冰清玉潔。她是香格里拉女神嗎?

一路攀爬、掙扎、喘氣……拖著重重的軀殼終于到達了心中向往已久的圣地——牛奶海。傳說,每年春暖花開之時,湖水會像牛奶一樣潔白。

十月底的牛奶海,在藍天白云、雪山枯草之間,就這么出現了一汪藍,我以為這是天上掉下來的寶石。

在山上俯看牛奶海,覺得自己好渺小,像羽毛,像塵埃,再過幾十年我會被時間的風吹走。而亞丁的冰川湖泊依然會在這里沉默不語的等待,等待每一位旅人的虔誠踏臨。

下山的路上,我一直在想著,這里一定有神明,若不是他的庇佑,這里的花草植被、各種生靈如何在如此清冷與世隔絕的天地里自由快樂的生長?若不是他的庇佑,我與你,又如何能在此相遇?

絡絨牛場(這是下山返回時拍的,早晨到達時不是這樣,整個場景在我的記憶里是一片看不清的灰藍、潮冷以及疼痛)

從亞丁出來后,有人說美得驚人,有人說還行,還有人說這是一場自討苦吃的旅程。我不知道應該如何講,只是知道,這里的雪山,湖泊,一草一木,都讓我心生感激與敬畏。

我很開心堅持到了最后~


發表評論

提交 驗證碼:
排列5选号绝招